倪师母的序言,让大家看到倪师生活中的侧面,现将文章全录如下:

《亦师、亦友、亦夫》

我在起居室看着电视,书房中的你敲着键盘答答地响,很想跟你说,要不要休息一下,过来陪我坐会儿、聊聊天、看看电视,心里这么想着,但是我没说出口,因为我知道,我不能耽误你写书和更新网页,总不能,又要马儿好又要马儿不吃草吧!不占有,不忌妒,不感情勒索,这是我对自己说的话。

想起当年,我犹豫着要不要跟你去美国创建汉唐中医学院,在一次很偶然的机会中跟光佑聊起了这件事,光佑说:“那我们就来卜个卦吧!”卜以决疑,不疑何卜,结果卜出来的卦是“山火贲”,果然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啊!接下来,我就成了倪师母。

倪师母纪念倪海厦的文章-《亦师、亦友、亦夫》-汉唐中医倪海厦网站

美国汉唐

在美国的生活是枯燥乏味的,除了料理三餐、处理家务,空下来的时候帮忙校对网页以及人纪系列,周而复始,一成不变,我俩一天也说不上几句话,有时候实在是撑不下去了,我就去诊所跟诊,看着你细心问诊,时而温柔,时而刚重,用最浅显易懂的方式跟学生们讲解如何取穴、如何用药、剂量如何拿捏、为何要热药冷服,你两眼如炬,全身发光,这时候的我立刻满血复活,回家继续当个称职的家庭主妇吧!哪家的婚姻不是坑坑疤疤,缝缝补补的呢?

你说:“人一辈子只要能认认真真地做好一件事就够了!”你说:“你的人生目标是传承。”你做到了,因为你是如此的专注,而且不忘记初衷始终如一,这也验证了一句话,没有人是可以随随便便成功的

每当我坐在台下看着台上的你,你就是我的神,我的英雄,我的偶像,我觉得自己就像是个花痴,得君如此不枉此生。但是,回到家的那个你,我真的很想给你一拳!一直以来,生死这个话题你从不忌讳,不论是在课堂上,或是我俩在私底下聊天,你也从不避讳地谈到你59岁大小二限逢,而我总是微笑地看着你跟你说,开开心心的过日子,你跟我说这些干嘛!在你跟我说这些话的时候,是否曾想过,听在耳里的我,心里怎么想的呢?于是你轻飘飘的一句话,于我而言是多么的沉重啊!往后余生的我该何去何从?你可曾想过?你说:“你要将你这一生最美好的都留给我。”这句话是记忆里最深刻的一句话,是啊!是都留给我了,但是你的人呢?自问自答地问自己,是知己?还是爱情?

倪师母纪念倪海厦的文章-《亦师、亦友、亦夫》-汉唐中医倪海厦网站

倪海厦佛州的家

有些人,有些事,虽然已经成为我难以抚平的伤痛,人会深爱、会淡忘,甚至于会麻木,我依然怀念那个使我绽开笑脸的你,有一点幸福又带点忧伤,时间滴滴答答的流逝,转眼之间10年了,连我自己也弄不明白,为什么在我心中的那个位子,时至今日都没有空出来。繁华落尽,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我的人生旅途依然在进行着,即使一个人也要活得晴空万里,幸福!快乐!勇敢!坚强!

倪师逝世10周年即将到来,想着该为倪师做点什么呢?那就来出本纪念文集吧!由光佑当总编辑,诏昌当联络人,有他们俩帮忙,而我这个召集人只出一张嘴,当个甩手掌柜,虽然有点厚脸皮,但是也着实轻松不少。在此也谢谢光佑、诏昌,以及投稿的同门师兄师姊师弟师妹们,下一个十年,不知道同学们又会在哪呢?再一次地感谢大家的支持与参与,感恩大家!

倪师母2021年于台北


扫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