扁桃体发炎怎么治

04/30/2005,晴,周六,白人,胖女孩,十岁,妈妈陪同,二天前初诊,因为腰酸背痛。

我问:[多久了?]

妈妈答:[一年了。]

我一听火就上升到脑门,先把她妈妈臭骂一顿,一个如此简单的问题,居然让小孩痛苦一年。

她说:[原本近日要安排她女儿去做脊椎扫瞄,听她朋友说应该看我,所以就来了。]

我再一听更火,再骂她一遍,我说只须要下二针一个穴位连针都不必留就可以好了,她傻傻的看着我,于是我在她女儿的临泣穴位下针,之后立刻起针,然后要女孩起来活动弯腰试试,结果她一试就跟这位笨妈妈说,完全不痛了,笨妈妈还再问你真的不痛了?她说感觉真好。

这下她妈妈真傻住了,我告诉她女儿,记住一件事,永远不要让任何蠢医师碰你的脊椎,有不舒服就来找我,你妈妈要是想同意让西医在你身上做任何手术时,你就要求要看我,千万不要听你妈妈的话,因为她受到西医的迷惑,根本不知道如何帮你,她绝对很爱你,但是却不懂得如何照顾你,我就是当着她妈妈的面前说这些话,我一定要告诉她这笨妈妈,你错了。

结果今天早上又来了。

我问她:[你背还痛?]

小女孩说:[是的,但是却痛在不同处。]

她指着背部,我一查居然是第九椎痛,这下我更气到了,再把她妈妈臭骂一顿,我根本没有问她问题,因为病人太多没有时间问,所以直接用望诊看病。

我说:[你是否没有扁桃腺了?]

女孩点头。

倪海厦:谈扁桃体、李可,郑文友,生附子,硫磺-倪海厦

我说:[手术做完后你就发胖了?]

她跟妈妈一起点头。

我说:[你一生病就被你妈妈抓去吃抗生素,没事时又被要求吃维他命?]

她点头。

我说:[你是否时常半夜在1:00~3:00AM醒来?]

她妈妈点头。

我气到骂她妈妈,你真是蠢到家了,你爱她却反而在害她,干脆你女儿给我养算了,你女儿肝脏已经受损,所以才会第九椎痛,才会半夜醒来,都是你太相信你的小儿科医师的话,我中华民族养育了上亿的人口,只有我们有资格说怎么养小孩,以后要请教中国太太才对。

于是我开汉唐68号给她吃,同时告诉这小女孩要吃到每天都可以睡通宵才可以停药,之后我再下针肝经的行间穴,针下立出,于是她的痛又去掉了,这下她妈妈完全服气了,我告诉她你相信的西医学目前还在幼稚园阶段,还在闭门造车之中,我们中医早就已经取得超博士学位了,这种芝麻大小的问题在台湾与大陆每一位中医都可以做到的,读者小孩有扁桃腺发炎时,可以用针灸或是吃我的喉蛾方,如果在健康正常时,请买五钱夏枯草,加一枚鸡蛋,用两碗水煮成一碗,然后让小孩把鸡蛋吃了,把药汤喝了,只要一剂,将终身不再发扁桃腺炎了。

就是这么简单,希望全世界的妈妈都给你家小宝贝吃,祝福大家永远不再为这鸡毛蒜皮的小问题再烦恼了,但是请大家闷着头去买夏枯草,不要让商家知道你在做什么,否则这夏枯草立刻上涨,买都买不到了,就是我的罪过了。

58岁,白人,重280磅,吃西药在控制血糖,控制胆固醇,控制心脏病,控制高血压,拼命在吃维他命提精神,症状是双脚水肿,胃口太强,失眠,无性功能,双膝强痛,这人是被未来长寿小镇镇民抓过来的,他说要是不来看我,将没有人会再同情他,也没有人会跟他做朋友了。

他紧张到立刻赶来看我,因为他将是这小镇的害群之马,大家会认定就是他破坏这小镇的名声的,读者看,我的人马是否很厉害?

提出这案例的目的是因为此人是标准的里寒症,热症是假象,用西医说法就是即将有主动脉心血管剥离的病,一发如果来不及送医就死,有时就算送医也是死,这种病须要使用生附子,第一剂我开到七钱,读者可能不知道我为什么如此说,但是中医师看到就知道我在说什么了。

谈李可、郑文友

有位大陆名医叫做李可,此人就是经方家,他使用炮附子救逆时的剂量非常大,现在大陆的刘力红正拜他为师,学习经方中,另一位是郑文友医师,是当前大陆的肿瘤名医,善用硫磺。

此二人是真正的高手,他们也在骂这些大陆中医学院在误人子弟中,形容现代大陆中医是半瓶醋样,完全不会治病,李可使用炮附子量很惊人,是优质中医,但是对生附子的解读有点误解,因为他以为生附药力比炮附强两倍,这是不对的。

炮附子是救因心阳衰竭而产生表虚之症,就是大汗不止时使用有效,所以经方中仲景出桂枝汤加附子,就是要预防因使用发表之药过峻,病人汗流不止时使用的方剂。

而生附子却不一样,是专门治里寒而用的,像这案例读者如果让全世界的中医治,我相信没有一位会开生附子给他的,因为全部是热症,而生附子是大热大毒的药,怎么会用生附子呢?

这就是生附与炮附的区别所在,并不是生附是强于炮附两倍的,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使用时机,一旦症对,就须要立下重手,否则一条人命就失去了,上例我心里很清楚此君服药后必然症状立刻转好,而主动脉心血管剥离的病本来就好发生于55~60岁之间的,此人58岁,其命在旦夕,正好遇到我,也只有我敢开此方,现在读者了解了吗?

倪海厦:谈扁桃体、李可,郑文友,生附子,硫磺-倪海厦

另一位郑文友中医,也是实力坚强的经方家,善用硫磺,而李可却不善用,所以就变成李可在治心脏病,郑医师在治肿瘤,我使用硫磺一共有三种炮制法,用于不同的肿瘤癌症我治疗肝癌没有硫磺就会耗费时日,有硫磺就会缩短疗程,但是郑医师也不善用附子如李可,如果二人互相切蹉一下,中医将举世无敌,我无法在此告诉大家怎么使用这两味药,因为都是毒药,教人纪班时我将教导学生如何正确的使用它们?与何时该使用它们?

因为毕竟失传太久,在台湾还有中药房跟我说,他们经营几代中药行了,也从未见过有中医使用这药,可见早就失传了,因为这必须要师徒制的教学才有可能学好,将来人纪班学生使用这些什么硫磺,生附,炮附,乌头,天雄,生半夏,甘遂,芫花,大戟,牵牛等等,都会得心应手,没有这些药如何能治疗重症呢?


扫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