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术兼备
旷世奇人

倪海厦:《神农本草经》的神髓

神农本草经成书年代,说法不一,有人认为是战国时期,有人认为是秦汉时期,也有人认为是东汉时期,经过许多医家综合整理,不断收集秦汉时期资料,再整理而成,之后再拖名神农而成之书,姑且不论源起于何时期,但它是我国最早的一部本草药典,其地位是无庸置疑的,其原着早于唐代初年已经失传,现在流传的版本是明清以后的学者根据宋代[太平御览],[证类本草],和明代的[本草纲目]等书,进行整复编辑后,重新出刊的,以清代孙星衍,孙冯冀合辑本(1799),最为广传。

原书共载药物三百六十五种,其中植物药二百五十二种,动物药六十七种,矿物药四十六种,这些药大多疗效确实,至今仍被使用,其中涉及病症约一百七十多种,包括了内、外、妇、眼、耳、喉、齿等各科的疾病。

对于有毒性的药物,强调必须以小剂量开始,逐渐增加剂量,以免造成药物中毒的后果,其原则是[若用毒药疗病,先起黍栗,病去即止,不去,倍之;不去,十之,取去为度],对于服药法也有规定,“病在胸膈以上者,先食后服药;病在心腹以下者;先服药而后食;病在四肢血脉者,宜空腹而在旦;病在骨髓者,宜饱满而在夜”,因东汉时期盛行签纬神学,故书中时见如[久服神仙不死],[主杀鬼],[能行水上]等用词,这些都是我们可以舍弃不用的。

本书所引用的药物药性学,都来自历代的伤寒家,也就是经方家,如陶弘景编录之[名医别录],雷公之[雷公炮制论],唐之名医甄权对药性说明,陈藏器的[本草拾遗],孟铣的[食疗本草],王好古(1200~1264),字进之,号海藏老人,元代越州人,其着有[汤液本草],其好经方,善用硫磺、附子、肉桂、干姜、乌头、桂枝、麻黄、甘遂、芫花、大戟等峻药,清唐容川的[本草问答]等等,千年以来温病与伤寒之争论不休,由于二派所认定的药性有所出入,是故选用药物的方式也大异其趣,剂量多少也完全不同,而张仲景所研究的[胎胪药录]早已失传,经方中的药物应该都是出自此书,我们除了在孙思邈的千金要方与千金翼方二书中可以略窥一二外,在其他药典之中实在无法找出关于[胎胪药录]的药性解说,因此现代有志研习经方的中医们,想更了解经方之中的每味药性,唯一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利用伤寒与金匮中的处方方向与使用剂量大小,反过来推知这些药物在东汉时期[胎胪药录]一书对于药性的说明了,然而此法必须要非常了解黄帝内经的素问与灵枢,八十一难,与阴阳大论,才有可能将这[胎胪药录]重新还其原貌。

由于原神农本草经中之药物,有些已经无人识得,有些不切实际,我将之保留不做说明,同学们可以自行查看市面上的有关本草药性的说明,于此同时我增加在伤寒金匮中张仲景所使用之药物,这些药物并不见于原神农本草经中,但是必然出现在[胎胪药录]之中,我将以我对伤寒金匮中处方内的每味药所理解的药性,为之补强说明,希望后来之学者能将之发扬光大,更加能够增润本书的内容。

经方是依据神农本草经的药性解说而来的,当大家研习完神农本草经后,就具备了研究经方的能力,我将于年底时带领大家进入经方的领域,也就是伤寒论,明年中将进入最后阶段就是金匮了,大家学习理论完成后,我将安排人纪班学员到美国来跟我临床,大家轮流来,正在上班中的学员们可以安排自己的年假来我这跟诊,每次以五至六人为限,如此我就可以顾虑到每一位学员的一定程度,我会协助大家解决住宿与车辆等问题,在我退休之前,我将尽我所有力量训练大家成为经方家,最高目标是大家都能做到针灸的立竿见影之效,与经方的一剂知,二剂已,使真正正统中医得以发扬光大,为我炎黄子孙的未来打造出一个最美好最开心的世界,让真正正统中华文化得到传承,以不负我们祖先的心血所在。

值此魔强法弱的时代,经方已经如同奄奄一息的微火一般,随时都会消失的,希望我选出的人纪班学员,能将之传承下去,世世代代都不让它们再次的被淹灭。

,研究如何使用神农本草经的方法提示:

学者研究本草药性时,并不只是想牢记每一味药的药性而已,必须配合内经与难经的理论解说,如此才能很灵活的使用每一味药物,我将之简单分类如下,来协助大家学习本草药物的药性。

第一类:狭义的本草观,简单说就是众所周知的药性,例如:补骨脂补肾阴,巴戟天补肾壮阳等等,如果大家只是想如此记住药性,这将让你被局限在一角落,无法真正发挥药性,更无法设计处方,于是中药治病的效果就出不来了。研究中药就变成死记药物功能,然后将有关药物开在一起变成一方,如果这样做而想要兼顾到各脏腑时,就会变成必须用许多药物在同一处方中才行,无法做到药简力专的经方精神所在。

第二类:广义的本草观,这就必须配合你的中医阴阳五行观念来决定用药,你需要对于阴阳的盛衰与五行的相生相克都必须很了解才行,举例来说比如上段说的补骨脂与巴戟天,这二味药看似只补肾的阴阳,实则不仅止于此,按照五行相生的理论来说,当你在补肾时,因为肾为肝之母,难经曰:母能令子虚。也就是说补肾时可以同时做到疏肝之郁气,肝属木,喜条达,喜疏,一旦郁结则病。所以我们应该随时都要补肾来疏肝气才是健康之道,这就是看似补肾,实则疏肝,正合于难经的泻南补北的理论,而泻南不如补北,这就是历代中医一直强调补肾的重要观念所在。此其一也,其二是肾为肺之子,难经曰:子能令母实。所以中医的理论上是认为当你在补肾时,由于肾强就是肺之子强,于是可以令肺也同时跟着强起来,简单说就是补肾就会补到肺,西医在这部分跟中医是相同的,这就是为什么西医使用类固醇来做气喘吸入剂,紧急时能立刻将肺打开,让空气进入肺腔,使气喘得到缓解的原因,当他们遇到无药可治的疾病时,就用类固醇来控制,所以类固醇就是西医最后一线药物,而类固醇的副作用很大,不如中药的补肾药来的好,又没有任何副作用,这就是中医比西医强的地方。(类固醇就是人工合成出来的肾上腺素。)

研习者可以依此类推,如此对于药物的使用方向就必定会更广泛,会更简单的知道如何设计一个处方来因时因地的给不同的病人使用了,这就是经方的神髓所在。

赞(0) 19.9元加微信买倪师全集
转载请留原文链接:倪海厦 » 倪海厦:《神农本草经》的神髓

买倪师全套,请加微信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