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术兼备
旷世奇人

倪海厦神农本草经讲稿2:酸甜苦辣咸等药性总义

现在化学家还是没有办法制造水出来,还是要老天爷制造,连H2O都做不出来,那其他,你需要去做吗?不需要去做,所以中医是化繁为简,西洋人的化学,是化简为繁,化繁了半天,最简单的还是做不出来。

所以西医绝对不是中医的对手,有没有可取的地方?当然有可取的地方,危险的时候西医,还有预测你什么时候死的都是西医,他很准,他知道你什么时候死的嘛,比如他说五十天,超过五十天他就吓到了,那个很准。

这是我们五种的颜色,还有这个五种的味道,再下一个,五种味道的使用,这个就很重要了,这个味道我们怎么使用,怎么样选用它,这个五味之用,酸味,本身,酸收。我们现在讲的是药物的性,药性,药的性质,它是有收敛的作用,濇,这个字念se。涩剂。

比如说我们需要涩剂,“这个人下利下的很厉害。”就是一考试紧张,就想着明天要考试,今天一紧张就下利了,我们用酸味,像乌梅很酸啦。我们真正制作乌梅的时候,梅子本来就很酸,为什么叫乌梅呢?因为那个梅子还要在使用前还要泡在醋里面泡很久,再吸收醋的味道很酸,下去就是涩,一涩那个大便,那个久利,下利就好了,诸如此类的,它有涩,有收敛的功能。

比如说我们为什么要收敛,很简单,拉肚子是一种利,要收它;还有,流汗不止,我们要收它;还有舌头吐出来收不回去,要收它。那当然要收好的,那个舌头这样子的你可以帮他收,舌头是这种形状的不要收,这种是是非舌嘛,背后讲人家坏话的,这种是最好的,这种就是一天到晚在八卦,论人是非,自己制造谣言的就是这种舌头,所以我们在看病的时候,舌头伸出来,明明是小承气给他改成大承气,看这个人看不顺眼。

尤其是我最容易犯这种错了,恨,很恨,开处方就会害人。我们刚刚介绍到酸味,任何的药物,中药本身是酸味的还有食物里面本身是酸味的,蔬果类,果菜酸味统统入……,它的本性就是能够收,能够涩,有时候太滑了下利,我们就需要涩剂。

苦味的药,能够泻,能够坚,苦味能够使软的东西变硬,苦味能够燥,因为火,性是火,火就是燥,这个苦味的东西入心,所以说如果湿很重的时候,苦味的呢可以让它变燥,那如果不够坚硬的时候,我们可以用苦味的药,所以我们中医很多壮阳的药,很苦,那不够硬嘛,那就用苦味的药。

那跟我们补精不一样,我们固精跟壮阳,让它硬处方是不一样的,我们在介绍本草的时候会稍微讲清楚一点,免得你弄错,弄错的话,就是精变得很多,可是不硬,那也不好,这是苦味的药。

我们有的时候满则泻,一定要把它攻出来,所以说比如说我们吃到食物,这个食物是坏死的食物,中毒啦,食物中毒,那个在肚子里面怎么办?你要把坏死的食物排出来,那宣泄,苦味的药是宣泄的药,所以我们要挑味道很苦的药,所以说你比如拿到苦味一吃,老师,这个药很苦,马上就想到了这三个。

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们会用,你看我们,我们讲《神农本草》讨论的就是药的性,药性,这样子你才知道怎么用。

甘味的药,甘味,甜味的药也是它能够补,能够和,还有能够缓,所以我们补药大部分都有甘味的药在里面,甜味的药在里面,滋补的药在里面,滋补的药就是甜味的药。

那甘味的药了有和。所谓和就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几种不同的药材,这几种药性不一样,我一下用那些酸味的药,我又要用些辛辣的药,这两个放在一起,正好两个药是相冲突的,金克木是相克的,那我们就放点甘味的药在里面,让它和,让它不会起冲突,那这是和那“能够缓”,比如说太拘急的时候,比如说抽筋,抽筋抽得很厉害,那我们用甜味的药来缓它,还有一种,拘急,比如说癫痫拘急了,也是用甜味的药。

还有,比如说有的人跟你讲,哎呀!奇怪我走路,往前停不下来,不能刹车,一直到撞到墙上去了,那这个怎么办?用甘味的药让他缓下来,这就是药的性。

所以以后诸位拿到甜味的东西,我们有很多甘味的药,味甘的,像甘草,像我们讲的这个,这个麦芽糖,麦芽糖,这都是甘味的。辛味的药,它的本身的药性能散,让药能够在身体里面横行无阻,当我们需要使用散剂,所谓散剂是什么呢?比如说我们要发表,这个伤寒感冒了,那个皮肤全身的很痛,这个时候我们需要辛味的药,把这个汗发散出来,所以散,有发散的意思在里面,发散。

那辛味的药能够滋润,能够润,比如说,“老师,为什么我嘴巴那么干燥?我皮肤那么干燥。”西医讲干燥综合症,无所谓,你只要记得辛味的药能够滋润,能够润。

苦味的药能够燥,这两个刚好反的嘛。对不对。那老师,那我现在遇到一个人,他肺里面很干燥,口渴的很,我要靠辛味的药去润他,那可是这个人便秘,那我要用苦味的药来攻,来让他下利,苦味的药,那苦又能制造燥,能够让湿变成燥,那这个是燥,前面又是,上面又是干,干燥,那我的意思药性是反的,那怎么办?没有关系,你可以放在一起,用和药在里面。

一和解,能够辛味的药能够去滋润他干燥的部分,湿润的部分呢我们可以用辛味的药来滋润他,同时泻下的部分我们可以用苦味的药,可以并用,这就是药可以并用的原因。

咸味的药,任何东西咸味,像我们讲附子,很多药味道很咸,龙骨牡蛎,那个味道很咸。咸呢最主要能够,第一个软坚,坚硬的东西我们要让它变软,变软。那比如说硬块,乳房硬块,肿瘤,肿瘤这种都是坚硬的东西,我们要让它把坚硬的东西软化掉,统统要靠咸味的药。咸味的药能够攻下。

下剂,有的人下焦是实的,举例给你听,比如说现在有个肾结石的,石头挡在那边,那你要把它攻下来同时要软坚,石头太硬了,要把它打散掉,怎么办?我们就要用咸味的药,所以比如说我们后面的青盐,盐巴已经很咸了,那个青盐是内陆湖,你们试试看那个青高藏高原里面湖结那就是青盐啦,那个非常咸啦,那个几千万年都在那边,很咸,比海水还咸,那你拿那个青盐下去就可以。

那你同样是人,看这个人很讨厌,舌头是尖的,青盐多放一点,咸的要死,喝又难喝,咸的味道很重的时候,会恶心啦会吐,所以海水可以催吐嘛,那个咸的青盐很恶心的,看这个是个很好的人,把它装在胶囊里面丢下去,所以看你的药在你手上,武器拿在手上看你怎么样运用,暗杀的方式让他舌头没有感觉,明杀的方式,这个坏蛋吃药……,也好,两个都好,但是反应不一样,所以医生要有点医德,但不要很多啦,一点点就好了,对坏人哈。

那我们除了酸、苦、甘、辛、咸以外,我们有淡味的,所谓淡味的,我们平常吃得饮食跟蔬菜全部是属于淡味的,淡味的药,这个能够利窍,能够渗泻,能够利窍,能够利湿,利湿,利窍,除了这五位以外就是淡味的药,淡味,那我们中药里面有很多味道很淡的,薏仁,芡实,莲子这种都是淡味的药,它能够利湿,能够渗湿,淡味的药。

那如果是淡味的药颜色又是白色的,就入肺嘛;黄色的就入脾嘛;你这,了解我的意思吧。你现在跑到马路上去,老师,那边卖玉米,你看那个黄玉米,黄的玉米都入脾胃,里面是色白,吃到是淡味的,马上就知道在脾肺之间的食物,是淡味的,它能够利湿,水就利出来了。

那过去的盐,我们讲了中药咸味的能够下,能够润,那是我们讲的海,盐巴,那现在的盐不是的,人工盐,人工盐不但它不能利湿,反而会制造身体里面很多积水。我是看得最明显的,为什么?

我给你讲美国人有多笨,虽然我是美国人,但是该讲还是要讲,真是笨,你到餐厅去坐下来吃,下次有机会,你们到美国来,金匮上完的时候,我带你们临床,我们到餐厅吃饭的时候,你看你就看旁边的老外,他牛排一来的时候,他那个table-salt,桌上的盐巴拿起来,是洒得不是这样子洒一点点,他是怎个洒一层在上面,厚厚的一层的啦,这样吃的,他那个盐就是人工盐,精炼的盐,吃下去身上会积水,然后你看他下肢,腿一直肿大,水肿,可是,你如果吃海盐或者吃我们的青盐,是利尿的,不一样。

当然说,老师,这个利尿的我多吃点,不行的,你过食,吃太重都不行,所以五味一定要均衡,你说我什么都不吃,只吃辣的也不太好,吃甜的也不太好,吃苦的也不太好,所以酸苦甘辛咸五味要均匀,就是因为五味要均匀,所以我们中国的菜闻名于世,我们的酸辣汤,诸如此类。

不会用单味的嘛,哪那么笨,老外就没有文化,你知道,他牛排烤出来什么都没加,就是盐巴,所以他要加盐巴,因为没有味道,加人工盐上去,加的盐又不对,如果加的是海盐就没事啦,就不会有积水,就是美国人下半身都肿的很大,为什么?海盐,都不是加海盐都是加人工盐,吃甜的人工糖,所以人都很胖,人跑出来都是那个吃肥的形状,根本就是饮食的问题。

老百姓相信政府,相信FDA,FDA同意就可以用,FDA同意那个女性荷尔蒙,那个养牛的那个,酪农,可以用女性荷尔蒙来喂那个母牛,乳牛吃,让那个奶水就会增加嘛,就是乳酪也会增加,牛奶也会增加,他同意它使用,那你怎么敢用,我怎么敢喝,我如果是喝牛奶喝了一段时间,那我太太说我们离婚算了,你不是男人了,那我冤枉,我只是喝牛奶,你这样了解我的意思吧,好。

所以我每次病人常常来看那个体型就知道,所有的乳制品统统停掉,不是乳制品不好,而是因为FDA同意允许酪农使用女性荷尔蒙来喂养,这个都是很神经病的事情,你懂不懂,他居然同意。你看这个都是害人,然后广告上,市面上,我们读书都是这样子的,可是他还是同意,为什么?钱嘛,讲坦白就是钱嘛,所以很坏。

那我常常跟老外讲是讲不清楚,老外都被洗脑了,讲不清楚的,我只要,病人进来我只要说,你看谁的身材好,你就听谁的话。对,那个胖的比你还胖的,你怎么会听他的,要听我的,对,开始你要怎么做就讲完了。我都不用讲很多,天底下又戒烟,又不抽烟又瘦就是我了。

这就是中医可以做到。处方不跟你们讲,我们这边是DVD嘛,私底下可以告诉你,这个处方一出来以后,香烟厂要把我干掉,药材要大赚钱,给你们私底下知道就好了,不但戒烟还瘦了,你说天下有这种事,而且没有痛苦的,也不用去想,你想都不用去想,快乐似神仙的戒烟,你看看厉不厉害。

还有戒酒方都有,不能露,不能露。哪天我们再露露,等我们国家很强,其实要国家强很简单嘛,你要让台湾让全世界知道太简单了,你药强起来,你武力强不过,我要我台湾政府统治这个药,就可以做到,怎么办,你听不听,不要听,对,你就要承认台湾啊。谁不怕死,谁都要死啊。

我希望诸位学到这个本领,先学到,十年以后在再说了,我们先比人家快十年。第四个在我们讲义里面,阴阳的定义,在《黄帝内经》就讲过,我们如果不知道阴阳的人没有办法治病的,治病一定要懂阴阳,那阴阳的定义在药物学上面我们怎么区分呢?

首先,诸位看气还有味,我们讲这个气,“老师,这个气是上面东西呢?”寒热温凉,我们在讲这个药,这个药是寒的就是讲它的气,这个药是热的,当我们使用的文字是寒热,这个温凉,用这种字的时候就是讲的药的气,药的气有多强,这个大热的药就是气大很强的,气很壮的,当我们讲到酸苦甘辛咸的时候,讲到味的时候,这个就是讲阴,所有我们讲气的时候,讲的这个寒热温凉,这个是讲的是阳,我们讲味的时候讲的是阴,讲的是阴。

所有的气厚的,气很强的是阳中之阳,所有我们有这个,有气的药但是味道,是气比较淡的,气比较薄的,有气比较厚的,薄的呢阳中之阴,所以阴阳本身呢里面又分了阴阳出来,这个阴阳。

味厚者是阴中之阴,味里面味道比较薄的就是阴中之阳,那所有的药气薄者主发泄,这样,像我们讲麻黄,青龙,气很薄,你是不是吃麻黄没什么味道,淡淡的,最凶的就是它,这是气薄。最凶,然后一吃下去就发,发散。

那气如果厚味的,发热和温,所有说比如说我们讲附子,那气很厚,厚重的气,发热,味道厚者的现象,像我们有很多中药,像味道很强,比如你什么药都不加你光吃一个熟地,它味道很厚很重的;当归拿起来很香,味道很重,你煮汤,你如果什么都不加只吃当归,就会下,会下泻,为什么?因为当归里面,它的味厚,我们讲味厚就讲完了,实际上当归里面有油脂在里面,吃下去你不消化,大便就排出来了,所有吃当归也会下利的,当然你光吃当归你不加其他药在里面。

所有我们处方下去的时候有当归,我们知道这个药味比较厚,这个会攻下,所以我们会加减一下,剂量不要放太多,跟这个都有关系,味道很薄的,能够通窍,能够开窍。比如说我们讲滑石,那个味道很淡薄,小便排不出来,结果石头堵在里面,滑石让它滑出来,它主这个,能够开窍,能够开窍,能够利渗湿,味淡的能够利湿。

那阳和阴的,我们两个药配在一起,辛味的药跟甘味的药,发散,辛甘发散为阳,因为辛味的药跟甘味的碰在一起就会发散,性会发散,这就是阳药。酸苦涌泄,这种都是属于阴药,酸苦涌泄都是阴。

淡味渗泄为阳,轻清升浮为阳,重浊沉降为阴,就好像我刚刚讲,这个淡味渗泄为阳,轻清升浮,我们讲藏红花,你红花看到是红的,但是它是淡红的,不像川红花是深红的,那藏红花你要放在嘴巴里一点味道都没有,(川红花)这个有点苦味,(藏红花)什么味道也没有,轻清升浮所以到脑部去,所以你吃藏红花脑部循环,循环很好,血液循环不会缺氧,他们在那边跳舞,牧民,我们讲牧民,他们牧牦牛他也没事,所以我们平原人上去统统晕倒,统统高原症,如果你知道的话,吃藏红花,一路从北京吃上去,应该是没有高原症。

你要看当地人吃什么嘛,要不人家藏民在那里活蹦乱跳很开心啦,为什么你不行他行,一定饮食上有不一样的地方,这就是我们基本的观念。那阳气统统出上窍,上窍就像鼻孔,嘴巴,耳朵,统统就是上窍。阴味出下窍,阴味比较重所以膀胱小便的地方,大肠的地方。

所有的阳药,清阳的药统统是肌肉腠理的药。那浊阴的药走五脏,厚味的,重味的药,味道很重的,颜色很深的,统统走五脏;那清阳的药,阳药壮实四肢、手脚、肌肉,浊阴归六腑,所以说我们药有分阴阳的时候,所有的味厚重的药统统入脏,所以说辛香解表发散的药统统入筋,肌肉。

所以我们常常会问,比如说这个病人我会问他。“我痛”。“你痛?你怎么会痛?你是皮肤痛?筋痛?肌肉痛?骨头痛?关节痛?”。他说:“肌肉痛”讲完了,处方已经出来了。我皮肤痛,皮肤痛,关节痛,关节痛,痛都不一样啊。你不能说:“我痛”,你痛就结束了,一点帮助都没有。

当然如果我们是碰到个哑巴,脸上,鼻子那边发青色是痛,我们望那个哑巴,一看脸是青色的,很痛,再一摸脉是浮的,在表,表皮痛,一摸脉是中的是肌肉痛,脉是沉底的,是关节痛,骨头痛,当然这是我们临床上的时候,你现在看起来,你们学到的是片段,真的我在讲临床那些案例你们学到的每一样都统统用上来了。

“老师,他的骨头痛”,他有风,有寒湿,那我们有祛风的药,祛寒的药,祛湿的药,三个方子,处方放在一起,那这几个药冲突很厉害,所以我们放个和药在里面,经方就是这样来的,诸如此类,真正在临床我们很快,速度很快,现在学到的只是片段。

第二章 药性总义

还有药的相从性,所谓相从的意思就是药的升,这个药是升降还是浮沉,它的定义是什么。凡药清虚者浮而升,什么叫清虚,比如说你拿到辛夷花,很轻啦;蝉蜕,蝉的壳啊;蛇蜕,蛇蜕你放在那边风都可以吹走,蛇在那边风吹不走,可是蛇蜕风就吹得走,蛇蜕就变成清,清虚的东西,虚飘,飘起来的,像辛夷花,蝉蜕,蝉有没有那个脱壳就是蝉蜕,风一吹就吹跑了,都是属于能够升。

那我们为什么需要用到浮而升,能够浮而升的药?那我们有时候病在浮而升的地方,病在表,在头上,在皮肤上面,我们需要用些升的药让它走表。那重实者沉而降,有的药非常的重,比如像熟地,那你要知道药的轻重,为什么?

处方才有依据,比如说你开熟地,熟地三钱,三钱拿起来二片三片,结果呢你不知道轻重,你说蝉蜕三钱,你知道三钱多少啊?一大包,就是一斤的棉花跟一斤的铁嘛,所以你要知道它的重量,这是第一个;第二个你要知道它的药往哪里走,熟地一定是入下,入肾脏,最下面的器官是肾脏,入下焦,入到脚上面去,入到骨头,最里面是骨头。

那蝉蜕,清虚的,它走皮肤表面,所以皮肤病的时候我们会用蝉蜕,那个那个上面的两个肾脏长的很像我们的扁桃腺,下面长的,就是你的肾脏,上面两个肾脏,下面两个肾脏,就是上面肾脏的时候你用蝉蜕,下面肾脏的时候你用熟地,清让它发散嘛,让它升,让它沉,这是药的相从性。

所以味道很薄的,它升,主升,像春天,像春天像什么你可以想象,中国人因为喜欢天人地,天人地三才,所以把它比喻进去。那气薄者降而收,像秋天;那气味比较厚的,气厚的是浮而藏,像夏天;有些气味俱薄者可升可降;咸,所有的咸药都是下沉的,咸药,味道拿起来咸味的统统下沉,辛甘不会下降都是发散的,辛甘都是阳药嘛,辛味、甘味都是发散的,不会下沉的。

比如说便秘,大便排不出来堵在肛门那边,你不会开辛甘的药下去,到不了的,鸡同鸭讲,但是你开辛甘的药,如果是治疗鼻子,鼻窦炎或眼睛角膜炎之类,那很好!可是你下它就到不了,那一定要开咸味的药,就会开芒硝,芒硝是很咸,咸味的药都能够向下,咸味的药不会上升的,那你是看着这个人是脑瘤,那你开咸味的药,它是下降它不会上升的,但是,你需要用到下降的药,上下要配合,所以说这个是一个大原则,但是临床的上的时候要很活。

举个例,这个人小便小不出来,你要甘淡利湿,所以你开了甘药,淡药,这个淮山,不管是哪个淮了,苏淮山药,随便啦,就是山药,然后白术,很多,比如说薏仁啦,这个甘味的药,甘淡的药,莲子,利不出来怎么办?因为它甘淡利湿嘛,利不出来怎么办?

利不出来的时候你就要想辛香发散的药,为什么要辛香发散,你看啊就好像那个吸管,你放到水里面去,你把头按住,拿出来的时候吸管里面有水,这个水你怎么让它出来?放开来,它就出来了,那上面是毛孔,所以中医有时候用吐的药,一吐下面的水就排出来了,一种是发散的药发汗的药,一发汗水就排出来了,那你光是利水的药,利了半天利不出来,所以要,要因时因地制宜,不要千万说,甘淡利湿,非要甘淡利湿,利不出来我要加重药,不是,加个药下去一下就打开来了。

寒无浮,热无沉,这个是升降沉浮的定义。

所以说寒性药它不会浮起来,热性的药不会向下沉的,凡是药根在土中里面的,半身以上主上升,半身以下主下降,为什么要特别强调这个,有的药根它不在土里面的,它是附生在那边的,还有金石类的,矿石类的药,还有动物的药,它没有根啦,所以你不能算在这类。

你说麝香,“老师,麝香这个根,药根。”药根在肚脐里面,它每天跑,我们抓麝香,还有必须要那个麝在跑,那个麝长得很像鹿,跳的很快,那个猎人要追,在后面追追追追,追到它跑得很累,你把它杀掉麝香就没有了,一定要让它跑,跑的气喘呼呼,跑不动趴下来的时候,把它抓起来,活抓起来,把它肚脐里面取那个油,那个就是麝香,然后让它走,你杀了它就没有麝香了,所以我们是从活体取的。

那你不会说把它这个油渣取掉它就死掉,不会,你把肚脐清干净,把油渣,油垢拿出来你看会不会死,不会死嘛,它叫麝香其实很臭,哇,很臭,那个辛香发散,那个香到极致很臭,那无孔不入,所以我们会需要用到它。

这个药根就不在土里面,在这里讲这个药根要在土里面,很多草药,像半夏根都是在土里面的,半身以上的,就是这一株草药,(板书)根在土里面的,这是土,根在这边,树枝是这样,半身以上的,半身以下的,就是讲这一段,半身以上的上升,半身以下的下降,像我们讲柴胡,柴胡的话一半在上一半在下,这是土,半表半里,这一段柴胡是最好用,一半上一半下。

所有用树枝的药,用枝子的,我们采它的枝的,统统是能够达到四肢,比如说我们的桂枝,你只要记得枝的都是达到四肢上面。取药皮的,统统是达皮肤,所以我们那个药,比如黄柏,我们取它的皮,桂皮,就是达到皮肤。

如果是取它那个药材本身的中心,如桂心、竹干,为了行内脏。所以我们,比如说一个桂枝、桂皮、桂心,我们处方就不一样,桂枝,它的地方就不一样,我们真的要达到四肢的时候用桂枝;那这个药治疗心脏的时候,到肾脏的时候我们用桂附,所以我们的桂附八味丸,里面用肉桂,肉桂就是桂心那一块。

那我常常有时候会叫病人加点肉桂下去。像那个西洋人,我们在美国很方便,他们吃那个Cappuccino咖啡都加肉桂粉下去,就是那个东西。我说你吃的时候加点进去就好了,他就吃,我说我的药都是有名的中药,那他们绝对不会怀疑说,“吃这个会死掉的”,不会啊!他吃咖啡也在喝的,中药就是这样子,中药是俯拾可得。

可是我给它桂枝打成粉,就不是,没有用,完全没有用!但是肉桂你去吃,关节肌肉痛,肉桂一点用都没有,一定要用桂枝才行,因为它是树枝,所以中药里面用枝的时候就是入四肢;药物取它的皮的时候,像杜仲,也是皮,像桂皮;那取心的时候是入心脏,中心入内脏,都不一样。还有药质轻的,统统上入心肺。

所谓质轻的,就是你拿起来秤,真的很轻,轻飘飘的。所以为什么我们麻黄不开多,比如说这个桂枝,桂枝很重,用三钱,你如果你麻黄用个两钱,这个同样是钱,看起来很少,麻黄是一票麻黄,三钱那么多……你知道我的意思吗?这是它的差异在这边。

因为麻黄它的质很轻,质轻的走皮肤表面上,所以它跑得很快,当然有的药性相和,我不要麻黄跑,麻黄也可以发汗,也可以收汗,看你使用的时机。所以药物重者入肝肾,那个金石类的药,像我们那个牡蛎,牡蛎开出去的时候,因为它本身很重,你开个两钱,不是刷牙漱口,只能刷牙,两钱嘛,开它五钱一两,加重药的时候,一两,你以为一两很多,牡蛎才两三片就一两,因为牡蛎它本身就是石头,很重,所以你会开得重些,所以你处方出来的时候,你知道它的质知道它的重量,你剂量就会加减嘛,你千万不要质轻的开得很重,质重的你开得轻,药物学你就没有通过,你就开错了嘛。

“老师,蝉蜕一两,牡蛎一钱。”完蛋了!我们不用看、你治什么病,一看这个方子乱搞。你如果是蝉蜕还好,你如果是蛇蜕,一两的话,好几条蛇加起来没一两,百花蛇,复蛇……一大堆蛇加起来,一大包才一两,煮起来腥得要死,哇,怎么吃啊?所以我们五分,一点点。

那所有药“中空者发表,内实者攻里”,这个药拿起来里面是空的,比如说通草,中间是空的;麻黄,中间是空的;甘草跟黄芪不一样,黄芪你拿起来看,中间有空的。


甘草就比较密实,那中空者都能够发表,内实者能够攻里,像你看那个大黄,拿起来看,里面硬硬的,越中心越硬像“枯燥者入气分”,很多的药味,它本身像,像我们讲的夏枯草,枯燥,它入气分。

“润泽者入血分”,像熟地,软绵绵的;你看,当归,拿起来,绵绵的,很润,这个药就不会很燥,滋润的感觉,这个都是入血分。

这个是上下内外之相从也,所以诸位以后看到药,除了颜色,看它的质量,看它味道,所以你如果看到一个药,拿起来一抓,那颜色是青色的,我们知道它是入肝,青色酸,这个味道是酸的,酸的我们知道它是收敛,你抓到的是梅子嘛。

如果抓到的药是白色,入肺,辛辣的入肺,然后再配上质重质轻的,看看这药的重量,轻重,你就可以知道它。所以我们有根、苗、花、果,比如说,我们使用花类的,在树的顶头的,那你顶头的眼睛、鼻子在顶头,所以我们用辛夷花,菖蒲之类的东西,就能够辛加发散,能够治疗鼻窦炎,鼻子,要用到树顶尖的药,比如苍术跟白术,苍术比较顶,所以鼻子里面化脓,鼻涕脓,脓太多了,水太多了,你要收敛它的时候,你要用苍术;白术就收不到,白术底下,苍术是头上的,所以同样一棵草药,顶上的是苍术,底下的是白术,因为它的药性不一样,所以药有上下之分。

第六个,我们要介绍的是药的颜色,药色来入经脉。凡是你看到药的颜色是青色的,包括食物是青色的都没有关系,色青,味道是酸的,气是燥的,性属木,皆入足厥阴肝经。

所谓燥气,诸位还可以从很多地方感觉出来。比如说,我们那个像干燥剂一样,你丢在那边以后,平常我们这个药打粉,打粉以后,你放在那边,这个盖子没有封得很紧,还是粉;像有些如知母、白术,你这个盖子没有封紧,第二天拿出来像石头一样,为什么?它燥,它会把旁边空气里面的湿气吸收进来,变得很干燥,硬邦邦的。

所以有些药,我们要封得很紧,不封紧隔两三天以后一拿起来,药粉,没有了,变成石头,丢到墙上还会弹回来,要再重新打磨开来,然后,过两天又硬起来了,所以这个药性你要小心,你从这些地方可以了解它本身的燥性到什么程度,有燥的药都会有这种现象。

所以这个是肝经,肝和胆经是表里,诸位学过针灸以后,看这段就很轻松,这是之前我们先教针灸的关系,不然现在就很累啦!“老师,什么是足厥阴肝经,足少阳胆经?为什么在一起?”“表里嘛!”红色的,苦味的,气焦的,烤过的,性属火,皆入心经和小肠经。

色黄味甘的,气香性属土的,皆入脾经和胃经,这个诸位很简单了。诸位看,倒数第四行,中间下边这边,“厥阴主血,少阳主气”,在使用药物的时候,三焦经,三焦的,还有厥阴的,我们这里区分的,所有的药,只要它能够入肝经血分的药,统统可以入心包,所以肝经血分的,颜色青,味酸,气燥的,性属木的统统入肝;少阳主气,这个是入三焦的,命门相火也并入三焦,所以我们这个命门火善行于三焦、心包。

所以说,我们要知道这个药能不能入命门,能不能够入三焦的,实际上这些药就同时入胆经的,胆经的药,胆经和三焦经,所以比如说硫磺,我们是身上的三焦是黄色的,三焦油网是黄色的,硫磺是黄色的,两个颜色是相同的,硫磺的性很燥,非常的燥,速度非常的快,所以说,如果我们真要去把命门火点起来,这个命门火衰了,命门好像人的生命的火苗,蜡烛快没了,把它火点起来,要靠硫磺。硫磺一下去,火就点起来。

为什么硫磺,硫磺是淡黄色的,我们后面《本草》会介绍石硫磺。千万不要拿错了,拿的是土硫磺,吃了就死掉了,结果石硫磺吃了会活命,土硫磺吃了会死掉。两个硫磺,是此硫磺非彼硫磺,等我们介绍单味的药会介绍得很清楚,这里只是举个例给你听。

还有,倒数第二行,“药有相需者,同类而不可离者”,就是两个药我们常常放在一起使用的,比如说白术跟茯苓,我们常常白术跟茯苓放在一起,相需,同类而不可离者,互相依存的,比如说桂枝和白芍,常常互相依存的。

“相恶者,夺我之能也”,相恶者就是它本身的功能,本身的能量,比如说我这味药是很强的,我是大黄,很凶的,那你是芒硝,也是很凶的,那我们两个有差异呀,你是咸,攻下软坚的,我是去实的,不一样,相恶。

我们在后面介绍的时候,会慢慢地讲,阴阳虚实表里寒热,会慢慢会介绍给你,还有些观念。

相畏者,药性是相反的嘛,所以我在介绍《神农本草经》每一味药的时候,会跟你说,这味药讨厌这味药,这味药讨厌那味药,这个是在理论上是这样子,真正实际上临床用的时候,你非要用的时候,把这个舍掉,你不要管他,不要墨守成规,照样用没有关系。我是最不墨守成规的,最皮的,必须要用你就用。

相杀者,比如说我们吃这个炮附子有毒,那有毒的时候我们如何把这毒杀掉?乌头有毒,我们怎么去这个乌头的毒?诸如此类的,那相杀者,制毒用的。诸位看五脏的补泻,我们用药也可以做补泻。

针灸里面,“实则泻其子,虚则补其母”,用药,我们也有补泻,也有补泻。五脏,这个肝脏,最讨厌就是拘急,拘急就是抽筋,因为肝主筋。肝,主筋,如果筋抽起来的时候,急的时候,是非常痛。

最怕,肝脏,最讨厌的就是急,拘急,这个时候,急食甘,所以甜味的东西都可以把抽筋的现象去掉,那跑到市场上,吃香蕉,“老师,香蕉好不好?”“香蕉很好,你看是黄色的,甜味。”马上就出来了。

你不用人家教你,中药,中医书本来就有,你不需要去说香蕉里面有potassium(钾),那让你抽筋,你不要去想这些。“那如果没有香蕉,怎么办?瓜?”“香瓜也可以呀,甜味的,因为它味香,黄色的,对不对。”哪有什么那么死脑筋,“老师,香蕉是东南方的,大陆东南方的,那我在这个西北方,西北方在这个哈密,我住在哈密,没有香蕉。”“哈密瓜也是黄色的,甜的,可不可以?”“这个笨蛋,你不要被名称锁住嘛!”了解我的意思吧?

千万不要被名称锁住,我们最怕“立名”,立名的原因是什么?“名”一旦立出来后就有“形”,“神”就失掉了,所以千万不能失掉它的神!它的神是什么?色黄的,甜味的,是甘、土嘛,那你只要知道字就好了,千万不要立名,香蕉,你只知道香蕉可以止缓抽筋,香瓜就不行,那就完蛋了,你只记得香蕉可以止缓抽筋,那你不会应变,当个医生不会应变,很麻烦的!

图片

应变你到哪个地方去,当地都有这东西,老天爷,上天是很公平的,真的很公平!如果你到沙漠去,甘草就在沙漠呀,我们的甘草就是产在沙漠。现在大陆会风沙化,沙漠一直往前,就是甘草被取掉了,被我们吃掉了嘛,我们甘草都把拿它去啦。

很多老外也喜欢吃甘草呀,他们吃甘草,他不是像我们吃中药那样,他们把它做成甘草粉,放在食物里面。现在大陆上禁止采甘草,可是禁止归禁止,下面黑市交易更凶呀,你禁止后黑市交易更凶,你说我家后面就有很多甘草,把它拔起来去卖钱,没有办法挡,这风沙沙漠化一直过来。

那我一直在想:“如何取代甘草?”很难,很难!那你说,“沙漠里,老师,急食甘以缓之,老师,你说沙漠里没有香瓜,也没有香蕉,怎么办?”“甘草啊!你怎么那么胡涂呢?”急食甘以缓之,我们最不愿立名就在这边,你“名”一立,“神”就没有了!

看病也是一样,你把病名一定下来,完啦,神就没有了。那你以后,现在的中医是这样:“你是这个MNS,我这个药是治MNS的,这个药是针灸穴道是MNS的;你是胃溃疡,这个药是胃溃疡的。”完啦,就看不好病了!所以你要看症,辨证论治,开出处方才能治得好病。

那现在的中医,西化,“你先去照X光,先去照个片子,然后我再开处方”,你就完蛋了。有的时候背痛,要有CommonSense,那个背痛进来,“你先去照个片子再说,照了我再给你治疗。”你为什么不多问两句?多问两句就不需要照片子了嘛。

你问他:“你痛多久了?”“我痛十年了。”你还会不会想他骨头脱臼啊?或是骨头断掉啊?断掉是昨天出车祸,早上出车祸,现在还痛嘛,如果出车祸,你拉他去照,没有出车祸,痛了十年了,“什么时候开始的?”“真的不记得了,然后就开始酸了,刚开始也没有受伤,就这样子啊!”那你说:“你要去照片子!”你不是神经病嘛?有没有必要呢?没有必要!你了解我的意思吧?

那如果是腰酸,看看他腰酸,一看他是肾脏的部位,没有事,沿着膀胱经走,我们压压肾脏,肾结石的部位,哎,肾结石压痛,我们就知道肾结石引起的腰痛,马上就出来啦!为什么要那么复杂呢?所以本来诊断学很简单,理论很简单的在那边,就是你不会用嘛,所以中医很麻烦就在这里,用了西医的诊断,西医的诊断不行,不能取代中医,你开不出方子来!

所以有个笨蛋,笨蛋问我说:“哎,我这个胆固醇很高,那个三酸甘油很高,怎么开处方,我要吃什么药?”“我怎么知道吃什么药啊?”我知道的就是:你吃你的药没有用。

胆固醇,我说降胆固醇,你嘴巴说你吃这个药会降胆固醇,实际上你吃吃看,你降了没有?胆固醇还是没有降,那个降了,记忆也降了,那个也降了,然后威尔刚才会盛行嘛!威尔刚为什么盛行?就是很多药物的副作用,吃下去,阳就没啦,就不够坚啦。

那么苦能够让他能够坚,那如果我很坏,我开个苦味让他坚起来,就是不开精的药,他还是生不了小孩呀,这是害人家,坚但是还不会有精排出来,所以,我们药有分阴阳,阴的药下去能够润,能够滋润它,阳的药能够让它坚,配在一起才行,这就是中药的药物。

那我们这里给你介绍食甘以缓之的意思就是,你要能够活用,千万不要那么死,如果真的什么都没有,你怎么办?麦芽糖拿来吃点嘛,抽筋的人吃一点麦芽糖,总是比没有好嘛,要不然你怎么办?那如果有针灸,那很好,阳陵泉,筋会阳陵,那我们下针下承山,就是很好的穴道,很好的方式。

如果肝本身,肝是木,这个木不能太密,木里面长得太茂盛以后,树里面,果树里面如果长得太茂盛,你问果农就知道,他一到时间就剪枝,你问他:“你为什么要把树枝剪掉?”“不剪掉,这果子长不好啊!”他把它剪掉,然后木欲疏,要能够疏开来,这样子太阳光才能够进来,那所有的果实类的,受到阳光才会甜,长得才会好。

结果你看到舍不得剪,“你说,老师,那100个你剪掉90个,只剩下10个?”“你那100个枣都不能吃,全部是酸的,我这10个长得又大又好,你要哪一个?”所以木要疏,木要欲散,喜欢散,要疏散。那如何散它呢?要用辛味的药来散木,辛味的药,辛味的药也可以补它,等于是补肝。

所以我们治疗肝病的时候,我们会加些辛味的药下去,辛辣的药下去能够发散,酸来泄它,酸泄之,、酸的入肝嘛,酸泄之。心脏本身是火味,苦缓,急食酸以收之。心脏有一定的速度,你不能太慢,太慢的时候产生的热量不够,所以心苦缓。

我在介绍内经和针灸的时候,我们都介绍过,心脏在开始搏动的时候,砰,砰,砰,在搏动的时候,一息是四至,标准的速度,那这个人一息是一至,一息只搏动一至,心苦缓。酸味的药下去,收敛它。

那“心欲软”,心为什么要软?不能太硬,心脏,你要这样想,我们中国有一句俗话:“心是肉做的。”当你心脏如果没有津液,就是里面缺血的时候,肺里面没有津液的时候,心脏非常刚硬,那过不了多久,心脏就完啦,所以心要软。软的意思是里面津液很多,很有弹力,所以心欲软。

那咸味的药,能够软之,所以我们在治疗心脏的时候,他心脏的力量不够,炮附子下去,你开它五钱一两,“哇,那么强干嘛,你炮附子壮肾,错了,咸味的药,咸味的药能够坚它,让他心脏软下来,不然的话心脏会受不了。就好像,举个例,就好像引擎,引擎里面没有机油,也没有水箱,空转,那个快完啦!

所以我们四逆汤,我们开处方的时候,你看,不行,炮附子下去,一处方下去,炮附子开五钱,人家想,“这个药,炮附子太热了!”错了,病人一吃下去,心脏就好起来。

你还以为炮附子入肾,你错了错了,不对,是咸味的药能够补心!而不是说,天王补心丹,或者吃什么药来补心,不是,真正的用药,它的药性是这样子的,咸能补之,以甘来泻之,如果心火过盛,我们会甘味的药,甜味的药,所以我在介绍《神农本草经》的时候,这味药是甘味的,能够泻他的心;这味药本身药就是咸的,这个咸能补心脏。

所以,现在诸位学到啦,老师,辛味的药,辛辣的药能够补肝;咸味的药,能够补心,刚好是相克嘛,是不是相克的?肝是木,辛是金,金本身金是克木的,所以辛味的药能够补肝,这是“克症治疗”。你如果是,心脏,火,咸味的药是入肾,水是克火的,咸味的药本身能够补火,能够补他的火。

我们中南部很喜欢,逢年过节的时候,“过火山”,地上那个炭火烧起来,然后打赤脚过去,有没有?先撒很多盐巴,要撒很多盐巴,不然照样烫伤,什么“三太子”附身过去,实际上撒一层盐巴上去,然后把它隔掉,咸能克火,压制住它,温度就会下降。

要是盐巴撒得太少了,很皮的人,盐巴撒得太少了,过去每一个人脚都烧伤,像我这种人就会做干种事。脾脏,最讨厌湿。脾本身是管湿,但是,湿太盛的时候是脾脏的负担,这个时候我们要如何去它的湿呢?

用苦来燥之,用苦味的药来去湿,所以说,如果脾脏太湿,脾主少腹,肚子,湿太盛的时候,我们可以加一些苦味的药下去能够燥湿。所以,问病人:“你的舌头给我看看。”我们常常看舌头嘛,中医看舌头嘛,舌头上面湿很厚,黏黏的,口水很多,舌苔很厚,是湿,我们用苦味的药下去,苦能够燥它。脾最喜欢缓。

赞(1) 19.9元加微信买倪师全集
转载请留原文链接:倪海厦 » 倪海厦神农本草经讲稿2:酸甜苦辣咸等药性总义

买倪师全套,请加微信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