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前言

我们今天是第一堂课,介绍这个神农本草经,你们可以看前言,它不是一个人的着作,而是一段时间的着作,我们姑且把它设定在黄帝那个时段,那一段时间的着作。那张仲景呢,他看胎胪药录,就是我在你们的书本上也提过,网页上也写了。

张仲景的经方,我们学的经方,伤寒金匮,实际上根据我们的考证,真的我们去找医学的考证的时候,历史的考证,张仲景只是经方的一个发扬者,他并不是一个经方创立者,经方在汉朝时代是存在的,很早以前从这边西域就进来了,经方最早可能是来自西域,因为很多药物是来自西域,然后张仲景是个发扬者。

所以他40岁以后,他一个,伤寒一来他一个张氏家族死掉2/3的人,所以他把南阳太守辞了不干,那么几年之间就起来,为什么会起来?是因为方子已经固定在那边,所以他当时看这个方子,写下来这些东西。

有可能,我刚才讲,他只是个经方的发扬者,那他依据的本草的内容呢,就是按照胎胪药录,胎胪药录这本书呢,也不见了,我们只好用神农本草经,因为再回到之前就是神农本草经,所以神农本草的药性,然后我这次来做神农本草经。

过去一直没有医家愿意去讲神农本草经,为什么我这次愿意来讲,就是因为,如果药性我们没有设定一个标准,我们没有给诸位一个标准,以后金匮伤寒的处方剂量你不会用,药性你不会用,那我是尽我们最大的能力,在临床上面看到然后怎么样子,食物上的经验,然后把它设定个标准出来。

倪海厦神农本草经讲稿1:为什么要学习本草经?-倪海厦

设定这个标准出来以后,变成说,我现在讲这个神农本草经,在讲伤寒讲金匮之前先讲神农本草,让你对本草很了解了,等到你去看经方,一看就知道它做什么,那你不会迷失在里面,那本草的药性呢,那我们因为胎胪药录已经没了,我们找神农本草经,神农本草经里有些药物很偏,那我们把它删掉。

那我们为什么不去介绍这个本草纲目,本草纲目1880种药,李时珍很过分,他把什么寡妇床头的尘,灰尘啊,她是寡妇,你去拿她床头的灰尘,三年,积了三年没擦掉的灰尘,那个才有用。那个洗米的水要洗三次,洗碗水啊要洗三次那个水拿来入药。这个不是很好,好不好。天灵盖,什么啊,你叫我,我死也不要吃天灵盖。

我们有很多的药啊,还有些呢,他们强化一些药,比如说用犀角,南派温病的他们说犀角去热,实际上你把那个犀牛杀掉,只取那个角。实际上我们用石膏去热的效果比犀角还好,所以我们增加,把它去芜存真以后,我认为说,还是我们用神农本草经里面的东西,然后把一些药物取出来,不足的部分呢,伤寒金匮有的药,神农本草里面过去没有,我们把它放进去,尽量去还原胎胪药录的这个原样,这样让大家可以看到。

我们找到蛛丝马迹,几千年来这样散失掉,我们想尽办法把它修补回来,不能成个真正的东西,但是气、形状诸位一定可以看到,外形也可以看到。能够做到多少呢,我一再跟大家强调,中医绝对是对的,因为临床上看到很多嘛,下去就动手,一下去就知道,中医绝对是对的,就是看你会不会用。

就好像,我们常常讲,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没错啊,问题是懂不懂那是你的事啊,那就是这个,我们尽量能够做到说把本草还原,不要去添很多东西进去。

那药性的话,大家就不会误解,这是要开神农本草经课的重点,帮助诸位了解这个经方的方义剂量怎么来的。神农本草经里面的药物,药物对一个医生来说,就是我给你武器,枪、炮、刀,那要怎么用,如何使用,这是武器。

这个武器如何用它,就是变成处方,一个处方出来。如何用它,所以处方就好像战术、战略,怎么样去战胜敌人,你要去打这个仗,你安排怎么前后左右啊,包围啊,网开一面呢,或者怎么样,whatever意思是说战术很多,好像孙子兵法一样,那个兵法就是我们的处方,那你拿到手上的药就是你的武器。

弹药手榴弹呢,各种不同的时机用,地雷啊各种不同的时机用,所以一个医生,就好像作战一样,你要有武器,要有战术,看怎么打赢这个仗,这个是医生。

所以诸位一定要懂药物,懂药物的就不会被处方局限住。比如说,我们现在市面有很多种处方,几百年传很多处方,什么防风通圣散、天王补心丹,你们看到,三黄泻心汤一大堆处方,甚至于我们经方里面的,麻黄桂枝葛根汤,那么多种汤剂,那你如果回去以后学了半天,结果你只会用汤剂,处方拿到手上就会用,处方稍微变一下你不会用,那就麻烦了,就变成你墨守成规。

一个战术明明你需要改变一下你就会赢,可是你非要用以前战胜的方法来战胜,结果人家学乖了,结果你不会用,那病也是一样。你以后面临很多的疾病,就好像我在写,我说艾滋病不会致命,为什么我敢讲这个话,因为我检查过这个病人,按照中医的诊断,这个不是致命的,我们当然敢讲这种话。

那老师你怎么可以诊断出来,那是我的事啊,你诊断不出来是你的事,你自己没有读懂书啊,我读懂书,我查了半天都是正常,他死不掉啊,所以我就会说,不要吃药他就会好。结果他们把我骂死,说不要吃药……后来有人不要吃药好了,哎,倪海厦是对的。

人总是在成功之前走上去被人家骂。那个富兰克林,不是说有电吗,大家不相信,他就在雷电闪电,风雨交加的时候在放风筝,人家说他是神经病。

千万不可以被处方绑住,所以我希望训练你们到什么程度呢,以后开处方的时候,在讲伤寒金匮的时候,我光在讲条辩,还没讲处方的时候,你们脑海里面的桂枝汤就出来了,它自动就出来了,所以我希望把你们训练成,这个处方浑然天成,病人在陈述的时候,你在听病人、在望、看病人、在听的时候手上处方就开好了,就要做到这个阶段,浑然天成这是我们最好的境界,所以说一定要药味、药性很清楚,你才不会开错药啊,而且我们经方开下去的时候,一剂下去马上就会晓得。

那这个最基本的,我希望训练你们达到这个阶段,伤寒金匮里面很多药,那在神农本草经里面没有,我就把后面补进去,补助进去的方式呢,都是过去历代的经方家认为的药性,我就按照他们的药性放在里面,让大家看看我们经方家对这个药的看法。

诸位以后在食物上会遇到很多问题,比如遇到名称的问题。什么么叫名称的问题,比如说我们讲淮山,我们最常写淮山,已经讲完了,可是这个有很多问题啊。

过去我们称为山药,这个山药呢,最好品质的淮山就是山药生产在河南省,河南省旧的地名叫怀庆,怀庆府这个地方,就因为怀庆府这个地方产的山药很好,他就把它叫做怀山药,到后来大家觉得写这个字太麻烦,就用这个“淮”这个音比较近么,干脆用这个淮好了,就是他自己编出来的,然后大家就想,这个淮不是淮水流域么,那个江苏么,苏淮山药,最后想想看,苏淮山药,开个药那么复杂,算了,我们干脆就叫它淮山药,然后再换变成山药,那药物这个名称一直在改变。

你写个红花,你看这个红花有两种,一种是藏红花,一种是川红花,西藏,你再去看他们去青、甘、藏,正好我们在讲神农本草经,铁路也通车,那到山上去的时候,高原症,有没有,会晕眩,脑部会缺氧,那藏人为什么不会,那他吃藏红花的啊,让脑部的血液循环非常的好,所以藏红花我们治疗很多脑部的出血性的中风啊,或脑部有淤血块的时候,我们用藏红花,藏红花很好,藏红花呢,看起来颜色是淡的。

四川也产红花,四川的红花拿过来味道好像臭袜子的味道。真正的藏红花无色无味,它没有味道,颜色是淡红色,粉红,质很轻,轻往上走,那个味道不重,入脑部。川红花颜色比较暗红,味道比较重,味厚都入血分,往下走。所以说,这两个药性不一样。

倪海厦神农本草经讲稿1:为什么要学习本草经?-倪海厦

你开处方的时候,有时候还必须要注明名称,有时候根本就是一样的,药房呢,比如说我们开牛膝,膝盖的膝太麻烦了,夕阳的夕,同音就好了,结果你拿来,开的处方出来,拿到药房,药房就有两种人啊:一种是很谨慎的,看不懂,不晓得是什么东西,我宁可不给你,那病人很危险,吃不到药;还有一种是,随便,管他呢抓错药就抓错药。这造成很多的问题。

所以说历代的医家,真正要做好中医,必需你自己有自己的药房,自己的药房自己进来药的时候自己去看,没有问题,然后自己用药,你才抓得住么。

那你如果说你开个处方,病人拿着处方到药房,到那个中药行去抓,中药房一看,鸡同鸭讲,常常会有这种情形出现药名的问题。

我现在开处方,这个人是在大陆,你开给他,他说奇怪我们这边不叫这个,比如说灶心土,这个火灶,我们经方治疗胃很有名的方子,我们这边不叫灶心土,到药房抓不到,我们叫伏龙肝,因为灶心土挖下来一块一块的像肝脏一样,然后躲在那个灶下面,伏龙肝,你看起的名字都很好玩。

所以诸位以后就会遇到这些名字,认得药性,认得名字,你们就固定用这个名称。这个中药以后将来一定要统一名称,那我们药房呢,药房是自己的,所以你知道药材的这个可靠性,药材的真实性,你自己心里很清楚,这样子你开处方下去,剂量才不会错啊。

现在很多不是,现在都是药房归药房,医生归医生,还有些为了避免利益纠葛,尤其西医,西药更多,中医还好。可是药房里面呢,我们把药要尽量能够做到能够方便,能够让人家方便携带。

现在工商业很麻烦呢,病人来找你,我吃的汤药可以,吃一个礼拜,可是下个礼拜,我要出国去两个礼拜,我不可能带那么多药在路上煮,在马路,在飞机上煮,吓死人啦,那怎么办呢,你要给他做成药丸或者胶囊或者是什么样,你要给他配,可是配我们国外,美国很好,我们都是可以,权利很大,台湾的卫生署不行啊,你配不行,你这个药一配过就不行了。

不知道什么什么法规,谁在那面立的,立的法规是图利西药厂,让中医束手束脚。在美国我们最大,我说你赶快给他过,不给他过,他就要死,他如果出事我找你,把海关吓死了。赶快走,他不敢惹你,只要不是毒品,我又不是进口毒品。

所以说这个人命还有这个平等,在美国是这样子的,在台湾是西医比较高,中医比较低这是不对的。还有些中药的丸散膏丹都是利用方便,病人方便使用,我们为什么要用丸剂,丸剂呢,取它的药缓力专,是取它的药缓力量非常专一,丸剂用蜂蜜炮制过,还有用水漂过,比如用水丸漂过,为什么做成丸剂,因为取它的缓,力量很专一。

我们会用汤剂,诸位看这个汤,你如果加个草字头,变成荡寇志的荡,汤者荡也,扫荡的力量很强,所以我们抵挡。

比如说痰很多或者是一个礼拜没大便了,这时我们用汤剂下去马上就清出来,痰涎拥塞很严重的时候,用汤剂,发表的时候,表寒束在表,寒束在表很重,必须要用汤剂把它发散掉,这个时候必须要靠汤剂。

我们丸剂有的时候是散剂啊,为什么用散剂,因为散的时候,比如说入肠胃的药,入喉咙的药我们都希望把它做成药散,散的话直接吞在喉咙里,直接就到病灶所在。

你如果是汤,太快了,喉咙还没反应,汤已经到大肠去了,速度太快了,那丸剂呢,丸还没消化,嘴巴吃到还是蜂蜜,结果到肚子里去,喉咙还来不及反应药已经到胃里面去了,都不对,所以说我们会用散剂。

皮肤的疱疹,皮肤的伤口,我们用药粉比较好弄,你把它做成药丸,统统撒掉了,没有那么傻的人,你用汤药洗洗还有道理,药粉撒上去最好可以固定到表面上,不可能做成丸剂涂在皮肤表面上,怎么固定呢,所以有丸散。也有膏啊,像膏类的东西,像我们有时候何首乌,有些东西我们提炼成膏。

像你们市面上看到的川贝琵琶膏,它熬成膏状,像我们的何首乌,首乌也可以熬成膏,膏黑黑黏黏,外面可以染头发,也可以内服都可以,诸如此类的。

那有些丹,丹呢,像这种丹我们提炼过以后呢,中国过去就有化学,用丹炉提炼过以后,外面有黄蜡封住,让它跟空气隔绝么,可以保持很久放在身上,可以到处带着走,要吃的时候一拉,把蜡打开来,丸剂拿出来,丹跟丸剂稍微不太一样,丸剂有些是,直接曝露在外面的,都有它一定的用处所在。

所以说一个中医应该是……过去我们的制度应该是,中医师管药房,然后药我们自己生产自己配,那有的病人呢,这个病人来,倪大夫你的药很好,可是汤药吃不下太苦了,你可不可以给我做成丸剂,可以,我就特别为你一个人做1斤,过去都可以的。

为啥最近几年来,不知道,不晓得哪个家伙把法规改了哈,神经病的家伙混蛋,害人吗,你懂不懂,过去都是可以的,在美国我们还照样都可以的,美国是我们医师在定义法规的,不是闭门造车的,台湾一定有人闭门造车,你知道为什么,定的法规一定有人闭门造车,在美国是我们医师定法规,所以我现在poll的时候,我们七个人有五个是专业的,有两个是layperson,就是外行人,我告诉他我们要怎么做,他说可以,大家没问题就通过啊,这很合理啊,有两个外行人,我听听看你讲的,我是消费者啊,我们在决定,是我们行家医生在做决策。

台湾我就不晓得,如果是台湾的中医法规是中医定出来的,那个中医根本是祸国殃民,那种人得到癌症最好,得到癌症太好了,也不告诉他怎么治,让他早点死掉,这是害人吗,害人都不好。那这个写药名的时候,大家也要注意一下。

还有我们开的剂量的时候,汉朝,在金匮伤寒,你们会学到很多,它用斤做单位,一斤、两、斗、升这是汉制,汉朝的汉制,剂量。

现代我们度量衡不一样啊,你如果把这个拿到现代,不得了了,你要用个大锅子煮个桂枝汤,煮下去大概100个人吃。你说我一个人把100个人的吃掉,吃下去,当场休克昏倒,太过了。

实际上不对,这个单位是,实际上大小重量是一样,只是用的单位剂量不一样。本草纲目还有一点功劳,他在本草纲目第一章里就讲了汉制,斤,比如说两,过去开的1两,汉朝的1两,就是我们现在的1钱,当然我们可以用简单的符号。

有的人这样写whatever,都是钱,那你这是1钱,钱的单位,那你如果说加个点,就是两钱哪,三钱,四钱的话变成这样子,五钱的话这样子,这是我们现在用的。

中国大陆呢,又把它改掉了,大陆用克,几克几克,看不懂,大概1钱呢3.3克,有尾数的3.3克,大概是这样子,你只要剂量是对的,差个1克2克,比如说你误解了,1钱是3.3克,你把它误解成4克5克,这一点点,这倒无所谓,1克的剂量差不了多少,你还要煮过么,一般来说剂量是这样子。

比如说这个升,用半夏1升,1升不得了,你如果说现代1升剂量很大,实际上1升就是我们用的酒杯,我们用的小酒杯,1寸的距离,杯口1寸,下面只有6分,小酒杯么,为什么半夏1升,你看半夏,不是1片一片的,半夏是1小颗1小颗,像豆子一样,1升么,倒进去,单位的关系,所以呢,1升半夏,也就是所谓1钱。

为什么用斗来,你到那个杂粮铺,卖杂粮的卖米的,我要米3斗,他就拿那个方斗,哗1斗,3斗,你看那个斗那么大,那还得了。那要看什么东西了,比如说我们的金银花,很轻啊,辛夷花,花类的药很轻啊,蛇蝉蜕啊,蝉蜕看起来很多,夏枯草很多,拿起了一点重量都没,那你用1斗,1斗可能才5分而已1钱而已,是因为那个大小么,你知道我意思。

因为本身质不一样所以用大小,才会有这些,这些制的出现,所以诸位看到了这些不要慌,1斤还得了,提了1斤,观念不是这样子,这样了解我意思吧,后面我们在介绍的时候,每味药怎么处方,大概剂量怎么开,我会给大家一个标准,这是我们过去经方用的标准,这是单位剂量。

那药丸呢,生药拿到手上以后,取出来是生药,比如我们到了大陆进口来的生药,过去经方家呢,很多经方家认为,药直接生用效果最好,因为是原样,也有些炮制过以后,力量就不够,到底说,炮制过以后这个力量到什么程度,诸位以后在临床上面,当然看病的时候你可以用,我在讲的时候,我会告诉你,我的经验是什么。

有的药要炮制,有的药要生用,同样的这个药,比如说我们讲附子,我们有时候用生附子,有的时候必需用炮附子,对我来说,炮用和生用它的药性不一样,所以我会必需要炮用,一般人不是这样解释,一般介绍本草讲药物学,炮制过的东西希望把它的毒性去掉,其实不是,炮制过的药性不太一样。

因为药性不一样,所以,这就跟我们的诊断有关系,当我们诊断认为说,这个人应该是要……比如说我们讲生附子,能够去里寒,那我们确定这个人是里寒的时候,你要开生附给他吃,那你说炮制把那个毒性,生附有毒炮制去掉,炮附子是表阳虚时用的,一个人大汗不止,流汗流不止,再不把汗止掉的话,这个人会脱水掉,所以我用炮附子下去,那这个时候你用生附子反而不行。

倪海厦神农本草经讲稿1:为什么要学习本草经?-倪海厦

所以炮制过跟生药,因为它的性不一样,所以使用的地方也不一样,这是我的观念,一般的观念不是啊,炮过以后就是去他的毒性,不行,有的时候我就是需要它的毒性,病人吃药的时候也不懂啊。哎,上次吃你的药很苦啊,这次吃你的药很甜哪,他不晓得我们用的五味不一样,待会我们再介绍。

讲之前呢,我会给诸位讲,为什么会有这种,有的病人,吃到我得药,我们两个的药,我先生吃你的药怎么那么咸呢,我吃你的药怎么那么甜呢,甜的受不了,先生吃你的药咸的受不了,都会有这种,里面的药味可能有些是一样的,有些需要炮制过,有的不要炮制过,原因在我们在临症上面看的时候。

所以临症上面,当你的药拿到手上的时候,是你的子弹,这个子弹怎么用,就要看你了,那我们在这个黄帝内经里面有一篇,内经里面有个至真要大论,哈,这一篇的篇名呢,至真要大论里面有提到,它说君二臣一。

君二臣一这是奇之制也,如果君二臣四这是偶之制也,这是奇数跟偶数,过去我们中医训练的时候,尤其是南派温病派师傅教徒弟,我们用药一定要君臣佐使,这个药要靠君臣佐使,很讲究,那个步调,讲究到已经食古不化。

诸位千万不要被药物学所绑住,被君臣佐使绑住,你只要药物,每一味药你都很了解,你随时可以组合一个药出来,不要受它局限,有的人开处方,中规中矩开下来,这样开下来,治病一个病也治不好,有的人开处方开的很乱,为什么会开的很乱,因为你在面对个病人,病人陈述的时候,他陈述这些事情,他一直在陈述,你一直在想处方,手在那边写,然后他讲到后来,前面他把自己推翻掉,你知道他是误导你的,你会把药删掉,重新加进去,会有这种现象出现,等他统统陈述完,你在回瞅一下,哇,那个处方乱七八糟的,可是你乱中有序,这种针对一个人开的处方,一定是未来医药的趋势,我们叫做个人的方剂。

那我们中医称为国医,最大的优点就是个人的处方,那西医呢,是大家的处方,管你是什么阿猫阿狗,高血压统统是这个药,吃下去每个人反应都不一样,那中医就不一样,中医,高血压每个人都不一样,我们开的处方就不一样,内容就不一样,这是中医的好处,中医是辨证论治的好处。

这里提到呢,在黄帝内经它不提佐使,君臣,君二臣一,2+1,不是3么,奇之制,君二臣四,2、4都是偶数,偶之制。如果说,是君二臣三,这一样,这是属于奇,如果是君二臣六,这也是偶,这是偶数。

那奇偶之间呢,如果你用奇数开的处方,单数的处方,病没有治好,奇之不去啊,你开的奇数的处方,比如说我们的四逆汤,我们有生附子、干姜、炙甘草,救逆,回阳救逆,下去病人没救回来。通脉四逆汤再加一个药进去把它变成偶数,奇之不去则偶,这个就是我们药物的加减,奇之不去则偶,则为重方,加重哦,我们常常会用到,这就是内经里面的原则。

以后在介绍伤寒的时候,大家会明白原来是这样子来的。

我们药物学的时候分开来,一味味介绍给大家,伤寒论、金匮这时候就介绍整个处方,为什么我们的人纪从针灸开始,我们的针灸是依据针灸甲乙经跟针灸大成来的,然后黄帝内经,神农本草经再来伤寒金匮,这是中医的主流。

中医应该是这样主流,你们以后完全了解这些以后呢,神农本草经也很了解,伤寒金匮处方也很了解,这个时候你再去看别家的医书,不管是徐灵胎的,不管是孙思邈或者怎么样,不但你会速度很快,而且你会马上会去芜存真,没有一个东西会迷惑你;否则的话读中医很累,几千年来的东西,太多的名家写的着作,他都是很有名的名医但不见得看得好病,很有名,但不见得看得好。

这时候你看了他的书,你有中心思想的话,你没有自己的想法,你一定会被误导,同时你药物不熟的话,一定被误导。还有呢,像我们用经方,经方是什么样?是绝对方,我可以形容它叫做绝对处方,也就是这个药下去没有什么可能、如果、也许、大概,不是一就是零,绝对处方。

我们有两个青龙,三个承气,四个这个去痰的泻心汤什么。那你如果说这种绝对的处方你药性不是很了解的时候,你怎么敢下手,一下手不是一就是零哦。所以这个未来的经方你现在药物必须要了解。

经方里面也有些部分有缺失的地方,并不是经方不对,而是说它少掉了,漏掉了,那个汉朝下来那么久了可能漏掉一些条辩,漏掉一些处方,这个时候你要能够自己给它插进去,这个部分失掉的插进去,这部分药错的给他放进去,能够改动经方过去我不晓得谁,就是我改的一些方子我改的不是整个方子,就是那味药写错了。

比如我怀疑这个药可能实际上它本来是乌梅,他把它写成乌头,那可能是当初竹简张仲景写好了交给小徒弟,小徒弟下大雨跑出去,在门槛那边摔倒,一滑在门槛上一摔竹简散开来,这时候很紧张啊,不敢给师傅看到,把竹简收回来,哎呀,这么多放哪篇这个乌头乌梅错了,就把它乌头乌梅搞错了。

那我们后来懂了本草的每一味药,哎,不对,这个是不合理的处方,诸位记得处方是你的战术不合理的处方,这个药拿掉才是对,这二个药不可能放在一起,张仲景也不可能放在一起,一改掉就变成一剂知二剂已,原来的处方印在书上,现在市面上大家读的都是错的,那个处方是错的,吃了没有效,他说经方没有用,实际上是这个药错了,我敢把它改过来,我为什么改过来,因为你了解,它不合理。

所以我希望大家研读到一个阶段就是你们不会被处方迷惑,同时自己可以设计处方。

比如说我们经方里面有二个补血的汤,一个是建中汤,小建中汤跟炙甘草汤,那有的时候补血的药还要开其他的药,可是经方就没有了,没有了。没有了那你要看因时因地看到病人的状况加进去,这都是在经方的基础上面再放上一些添一些树叶花果,再增润,这是最好。

所以你基本的精神不能错,所以我希望大家掌握到这个神农本草经。讲到这些经方呀,伤寒金匮、神农本草经、黄帝内经,这样子的话,你的根基很扎实的时候,你再增添自己的东西,你不会挑错东西,不会文不对题放到身上去,也不会浪费时间在中医理论里面打滚,有些人打滚了一辈子,就是到后来到死的时候:“我错了,讲错了”,麻烦,好不好。

尤其个为了以后的绝对处方,所谓“绝对处方”就是不用改了,一剂就下去,不用改的处方。基础就靠我们现在神农本草经来建立起来,那我们在神农本草经里面的药物呢,当然有上篇中篇下篇,但药物不分三种,一种是养生,一种是能够扼制病情的发展,一种是能够除邪。

中医过去用了很多因为时代的背景的关系,汉朝的时候比较着重经纬之学,常常我们用一些神鬼的东西在神农本草经里看到,这个人常吃这个药,可以神仙不死。诸位不需要计较这些字。

你们想想看因为当时的时代背景嘛,为什么说他不死呢,比如说这个人吃这个药我不吃,我在看他,结果我死掉了,他没死呀,他当然不死了。那这个人吃了这药本来忧郁症,吃了很开朗啊,每天很开心快乐似神仙。这种都无所谓,不要说:“老师,他吃了变神仙”,你硬要把现代人的观念给它灌输到当年去,不好。

过去我们这样用是过去的时代背景,诸位以后遇到这种情形,看了我们的DVD或者遇到这情形,一看神农本草经吃了会神仙,我看那个历史上神仙没有出现呀。实际上他的定义是当时的时代背景,当时的时代背景比较神格化。

他们有些很多古代的帝王为了说,我要证明嘛,说老天爷是天子,我是老天爷赋予给我的,那大家才会臣服于我,就会有这些烧饼歌呀,这些推背图呀,哪天出个什么东西,某些人制造些东西出来。愚民嘛,让大家看看,老天爷赋给我的使命,就是我了。大家没话讲了嘛,他就是天子,诸如此类的。所以时代背景很多,所以这种地方不要去太斤斤计较它。

那我们的中药在近年来很多的药都被国外拿去的,在二次世界大战以前,我们的大黄是大陆上出口去到国外,再做成大黄锭,再回销回来。那出口出去的时候可能是一斤5毛钱,回来的时候变成一颗一块钱,一粒一块钱。中国人的悲哀。

台湾过去黄柏的皮产得很多,被日本、美国拿去制做成消炎药,再回销回来。最近的就是八角,八角一点用都没用,可以告诉诸位,但是它只要勾结下就可以,就可以有用,你说买那么多我们又没有禽流感,我们太过度渲染很有目的嘛,这台湾有没有,没有,那药现在浪费掉了,我还没时间骂,因为今天在进修,为了你们大家好我把好的新闻拿下来,我还来不及骂,没时间骂,没这精神来骂,所以你看我摘录的新闻是不是我讲的都发生了,浪费了药钱在那边,然后药效又都过期了。

当初八角提炼,八角是从大陆来,然后谁拿走,罗斯药厂拿的,罗斯药厂和世界卫生组织勾结在一起,勾结在一起。所以我们中国人不管是我们将来大陆或台湾,我们最好的方式必需是我们自己的FDA,不一定要跟美国一样的FDA,我当然是美国公民,不应该讲这种话,可是美国是公平嘛,言论自由。

如果说把中药我们自己来做,那我们公立在我们国内可以自己用,你爱用不用是你自己的事,你FDA承不承认我,那是我的事,我也不管你,我承不承认你,我不承认你,随便你。老外,人到后来都是要活命的嘛,这个政府在那边对抗,老百姓我才不管你,我要活要吃中药,都跑来了。

那输赢就出来了,所以一旦下去,如果是我们赢,台湾政府听我的话,台湾几代也吃不完,光一味药一个处方几代都吃不完,我们后代子孙吃不光的,因为大家都要活命。

可是现在的高官没有,高官只为自己着想,我想去买个……收个礼券,加入行列哦。加入行列为大家着想呀,硬着头皮去送呀,为了我们后代子孙着想如果能够成功我也认了也是很好。以后查出来动机什么,动机就是为后代,我们后面的子孙很多哦。这是很可怜的例子,所以诸位学到以后呢一定要把它发扬出去。

那这是一个,我们这个看了很多。还有,我们在讲药性的时候,包括食物,我们会慢慢介绍进去,有时你身旁周围的东西都是你的药,不一定说一定要有正常的药。那个俯拾可得的,尤其针灸呀,很多很多你们学过针灸的。

所以说如果身上学到东西很多,那现在没有这个药,那我们桂枝汤的目的是什么:哦,解肌用的,那如何让他肌肉里面的水发出来,比如说用推拿按摩或放到烤箱里,或者Anyway。只要达到目的就好了嘛,如果你没药。所以我们有许多取代性的东西,如果说这个人烤箱还烤不出来,这个人最怕什么,怕针,拿针,把针拿出来他马上流汗,或者是针也不怕,怕那老太太,怕老婆,老婆一来他吓得全身冒汗,病就好了。

诸如此类的,你们都可以用得很灵活,因为你病理学,生理学很懂,你知道这个病怎么来的,他需要什么样的状况。那你药也没有,我们有很多种方法,想尽办法让他达到这目的就是,所以治病的手段很多,手段很多,方式很多,药物学只是其中一种。

药物学非常好用,因为你有时候在千里之外,你又看不到这个人,你又不可能说他这个人现在有疾,你要帮他,很紧急的要帮他,你说不行我不能帮你,因为我不了解你的家庭的情况,请你把所有的三代的情形,周围的亲戚你怕谁你爱谁你统统写给我看,你在那边看他写就死掉了,所以药物还是很重要,有时你来不及了,先去抓这处方,救人第一嘛,其他都不用去管他。

所以药物学还是很重要。那你们在伤寒金匮之前呢,针灸有针灸的基础,六经的辩证法,再黄帝内经,神农本草经,再读伤寒金匮时就很厉害,伤寒金匮完了以后我们开始讲案例。

讲案例,我一讲完,你们马上处方,针灸穴位统统出来,这就是把你们训练到这最好的阶段。当你们在最好的阶段再去看其他的书,就会去芜存精,就我刚才讲的去芜存真。这个处方有没有用,你一看就知道,你不需要说再去研究,你问这个病人的情形,一看处方就知道了,有没有效,就可以做到这个阶段哦。

我们神农本草经里很多,这个药可以治什么什么病,写个症状出来,天呐,这个是什么字,看不懂。这次我找到很好的资料,我们会把它附在我们的附录上面,过去的药,比如说这个病呢,这个药,噎膈,天啊,这是什么字,怎么讲,好不好,就可以看着是一个症状,实际上这个讲的是接近我们的食道癌,东西吞不下去,食道癌,诸如此类的。

过去的症状的病名,我们不是写脑癌或者怎么样子,你看到的可能是我们叫做脑疽,可能就是现在的脑瘤,脑部里面长瘤。

比如说我们讲乳岩,这个严,严复的严,宋朝的时候把它弄成岩石的岩,那很硬嘛,岩石的岩;现在呢就用这个岩(就是乳癌)。那这些字我们在研究神农本草经时候就会遇到很多。

这个药是治疗乳岩的,你说“老师,这个是乳岩,我们现代人是乳岩,这个一定不对”,你把它删掉了,这救命的药你把它删掉,其实是一样的东西,只是名字不一样。我在神农本草我都会更正,同时很多名称,什么鼠痿很多奇奇怪怪的名称这什么病,我都会把它记录出来,然后写给你看,为什么叫鼠痿。

很简单呀,那个人生个病在脚上,脚上一根黑毛生出来一直长,你把它剪掉,它又长,剪掉它又长,你把它烧了它也是长,(这是就鼠痿)。这个很不好考证。

这部分的工作我都帮诸位做完了,我都帮你们做完了,所以你们拿到的很完整。在这边呢,我们拷贝得很完整,这些都是比较,也不能说缺失,年代太久了嘛,那怎么办呢,那我们这个一定要原谅一下古人,或者你千万不要死板板得说,老师,那个不行,我们做学问不是这样子做。

诸位,你们会拿到我们神农本草经的讲义。这本讲义我花了点心思把它写起来,前面就是前言和这个张仲景的东西。在进入药物学之前,诸位必须每一个人都要有一个基本的概念。

这个基本的概念不难也不复杂,很简单的一个基本的概念,这个基本的概念不单单让你可以使用在药物的判定,判定以外药物的判性上面到底是真药还是假药,一般的饮食也通用,也通用。

药性的总义你们看清朝的《本草备要》,《本草备要》里面就有提到,那这是我们通用的,神农本草也用,本草备要也用,这是我们中医选用药物的一个基本法则。

那我们过去耳熟能详的是,肝心脾肺肾。过去我们说酸味的苦味的甘味的咸味的,酸味的入肝,苦味的入心,甘味的入脾,辛辣的入肺,咸味的入肾。过去讲黄帝内经时就这样子讲完了,在讲本草经的时候就不是这样讲的。

你到菜场上面,到水果摊上面,任何地方去,你抓起来一吃酸味的,全部入肝。“老师,柠檬酸,对,入肝”。不然的话我们中医不这样子定义,好,中医聪不聪明就在这里。

中医说医者,易也。我们现在我不用味道来定义,我跟你说柠檬是入肝的,苦瓜入心脏的,这个甜的哈蜜瓜入脾脏的,大蒜呢入肺脏的,盐巴入肾脏的,你知道了。

你等下跑到阿拉伯去,结果吃到了酸味的不是柠檬,你不知道该怎么做了。所以老祖宗很聪明,不要去记名称,你现在叫柠檬,搞不好一千年以后或者我们人类毁掉了,不知道被哪个笨蛋乱射飞弹把我们毁掉了。回到下个冰川世纪我们又活回来,我们又出现了前面的写什么东西啊,柠檬,什么是柠檬,也不好。所以中医是对的。

你说有没有道理,你吃到所有酸味的通通入肝,但是我们记得我们现在讲得是几千年这样子酸味的,现在的人工酸你不能算进去了解我的意思吧。人工的醋,人工的酸,那种合成的不能算进去哦。那是我们现代的东西,以前的没有。

所有的东西,酸味的通通入肝。那如果酸,食物坏死的酸,那是腐酸,腐坏的酸,任何东西腐坏了都不能用了。

那中医过去怎么知道这些东西可不可以吃,毒啊,我们吃下去会不会毒死,很简单啦,中医过去很聪明的。你到菜场去买所有的蔬果,那你把它们丢到水上面去,浮在水上面的通通没有毒,沉下去的通通有毒。你下次试试看那坏死的都沉下去了。新鲜的通通浮在上面。

因为很简单,一个水,在人身上占了75%的水,那细胞里面有很多水,吃东西还会沉淀还去还得了,那细胞里面的水沉下去了肯定是毒嘛。我们中药有,我们需要用毒药,它要让药沉下去。

如果是用毒药,我是历史以来最毒的医生了,用毒药最多就是我,而且我现在在美国,诸位想想看我胆子大不大,死了赔偿,美国人的命好像比台湾、大陆都值钱。大陆人死掉了几个鸡就可以解决,美国不是这样子,我都敢用,为什么,有把握,吃我的药绝对没有西药毒。

我们在讲毒药的时候诸位要有个观念,“老师,这个药有毒不能用”,我告诉你,吃了阿斯匹林比它还毒。我这药是自然的毒,应用得当是治病不会致命。有一定的法则在用的。

所以说,你如果说定义是这样子的时候,酸味苦味甘味辛辣的跟咸味来入五脏的时候,这个时候你到世界各地去,你管它是什么国家,管它是什么,你也不用去管,老师你看这是阿拉伯文我看不懂呀,谁要你看懂,拿起来嘴巴一尝就知道了。

这里神农尝百草,不是说每个都要尝,试它的味道就知道吗。哪有说真的吃了毒物把它吞下去的。一吃,嘴巴麻掉了,毒药是麻的。我常常病人吃我的药,倪老师吃你的药嘴巴麻的,对呀,我就是要你中毒,不中毒病不会好。

那有些,老师这个药我要,那这个病人抽筋抽得很厉害,那我们知道甘缓嘛,所以黄帝内经也讲过甘能够缓,速度比较缓,缓冲下来。所以我们在肝有筋缩的时候急食甘以缓之,这个针灸大成里面有介绍过。

那这个人心脏又不好又抽筋,那我身边什么药都没有,只有一味甘草怎么办,甘草可以缓呀,这个(心脏)的药用苦味,这个时候我们把甘草用蜂蜜炒下,一炒过一加热烘培过以后,很苦啊,甜的东西烧过以后都是苦的,苦味的,厚味的,味道一厚重的时候苦味的话马上就入心。

所以看你怎么样用它,同样的药看你怎么使用而已。那五色的定义呢,你跑到菜场去,眼睛一瞄过去,那么多青菜,名字叫过去可能有好几十种,七八十种青菜的名字都有,现在还有名字叫大陆妹,我们的名称很多嘛。

我眼睛看过去青白相间,我看到是青色跟白色,青色入肝白色入肺,那这个菜一定介在肝和肺的中间。所以中医很聪明,我们不要取它的名字,不然的话每次多加个蔬菜你就看不懂了。

我们什么都要听营养学家,我告诉你害死人的就是营养学家,真的害死人的就是营养学家,营养学家说你们蛋黄不要吃,那个高胆固醇的,我就要我的病人吃蛋黄,你的胆固醇太低了,所以你癌症没好。你看现在得到癌症的哪个胆固醇很高?没癌症的胆固醇都很高。

那你胆固醇低多吃点鸡蛋呀。那就现在日本最新研究出来了,吃蛋黄很好,以前不好也是你说的,现在说好也是你说的,不要去相信营养学家,相信第一线的医师,作战的医生好不好。

药,这个没有东西不可以吃,就是看你的需要,那我们所谓均衡,就是五种平衡。那你说老师我什么都不吃就吃甜的,那头发掉光光,那我们后来会介绍到为什么头发掉光光。那这个秃头是这样来的,你看这秃头很多,你看女人都很少秃头,你看男人的秃头,我跟你讲男人在没有人的时候,用蛋糕吃吃整大块的,你们女孩子在我前面只吃一小块,那男人是在背后整个都吃掉,上面还有很多奶油,你看不到,他不会给你看到,看到吓死了,然后他头秃了,证据,吃太甜了。

这些在我们的本草里面都会介绍,所以说我们定名酸苦甘辛咸,青色的入肝,五色嘛红色的番茄、红萝卜,药物红色的统统入心,如我们的藏红花,为什么不叫藏绿花呢,我们叫红花。黄色的,你到菜场去看,黄色的全部入脾脏,包括水果,包括药物的黄,统统是,黄芪,哪有这么黄的,甘草是黄的。

辛辣的,统统,白色的,色白的,颜色白的统统入肺,你说老师大蒜颜色又白又辛,的确,对大蒜入肺呀,你一吃大蒜以后,肺主皮毛,皮肤毛孔你学过的,全身上下散发大蒜的味道,所以我每次跟我太太协调,我要吃,你也要跟我一起吃反正是闻不出来的嘛,要吃一点不然臭死你,那你自己挑。

如果我们要吃大蒜,我们全班一起吃,没有人感觉到臭味,为什么,因为大家都有味道,都一样的么,所以马上可以看出来。所以说你不需要去…就是因为我们去中医的药物和食物的认识,这样子,所以你需不需要去化学分析,不需要,诸位有没有一个概念现在我就就分析出来说,我们不要讲别的,光是H2O水,是不是最简单的。


扫码关注